Menu

栏目导航

送别李文亮医生:他们,疫情中最伟大的名字
时间:2020.02.07
发布者:宣传部
昨夜注定是黑暗的一夜。一觉醒来,新冠病毒肺炎确诊人数超过了3万人,死亡人数超过600人。

令人想不到的是,李文亮医生,也在这一夜因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不幸去世。

也许你之前并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从此刻起,请你记住他。

李文亮医生被称为“疫情吹哨人”,他是第一个对疫情发出防护预警的医生。
此间他亦奋斗在一线,直到1月10日出现不适症状,2月1日正式确诊,2月7日凌晨2点58分,他死于他曾经大声预警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。
此时,他留下了一双刚刚治愈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出院的父母,留下了年仅5岁的儿子,留下了身怀二胎行动不便的妻子。

34岁的李文亮,原本就是我们身边最普通的一个人。

他很节俭,会因为车厘子158元一斤,抱怨吃不起。

他很大方,老婆需要孕期营养品,他买最贵的。

他对明天有很多美好的期待,看到美丽的风景时,希望带自己的儿子去看看。

他追星追剧,喜欢帅气的明星肖战,喜欢看《庆余年》,期待第二部。

他有时做着一夜暴富的梦,却吃着9元一碗的刀削面。

有时又幻想自己是超级英雄,学医拯救地球。

他曾说,等自己好了还要继续上一线,绝不做逃兵。

然而,他还是没能逃过死亡,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他曾深爱过、奋斗过的世界。
看完他生前的点点滴滴,很多人流下了眼泪。
原来,每天增长的确诊人数,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数字,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他们也曾有自己安宁幸福的小日子,有自己未完的理想和愿望。
原来,至今因为新冠病毒肺炎去世的六百多条生命,每一个人背后都有一个悲痛欲绝的家,一群再也等不到他们的亲人。
许多人为李文亮点亮祈福的蜡烛,不光是为了李文亮,还为了像李文亮一样奔赴一线、日夜战斗的白衣天使。
他们告别自己的家人,冒着被感染的风险,献出自己的时间,奉献自己的精力,施展医术和死神抢生命。
如果没有这些日夜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,我们恐怕早已失去如今宅在家中的片刻安宁。
今天,我们的头条必须留给抗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。
谢谢你们,你们的艰苦奋战,时刻保卫着我们的健康平安!
世间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,只有挺身而出的普通人。

为了对抗疫情,医护人员匆匆奔赴一线。

有人哭着和妈妈告别,即便依依不舍却还是义无反顾;

有人瞒着自己马上生产的老婆上了一线,只能在视频中看一眼刚出生的儿子;

有人十几天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,听着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忍不住流泪,妈妈却告诉她,孩子不要紧,你好好工作就行了。

每当有家属冒着生命危险来看望,他们只是隔着玻璃看着对方,连爱人的手都不敢牵一下;

孩子张开双手,他们也只是隔空给孩子一个拥抱,还让孩子放下饭菜赶快走。

他和她原本约定了2020年2月2日结婚,可是当天他只能歉疚地告诉她:今天,我欠你一个婚约,今生,我用一生去守护。 

为了方便穿防护服,无数爱美的姑娘狠心剪去了自己的长发。

更有这样一支娘子军,她们统统剃了光头:疫情不除,头发不留! 

他们把自己裹在厚厚的防护服里,闷热异常,一不小心就会中暑晕倒。

他们的双手包裹在闷热的防护服里,有的被汗水浸透,变得皱皱巴巴。

有的长出许多红斑,变得十分可怖。

有的因为消毒太多,已经皮肤破损,留下许多小口子。

他们的脸,因为全天戴护目镜和口罩,变得满是压痕。

他们每天超负荷运转,因为舍不得浪费防护服,可以一天不吃饭不喝水不上厕所,穿戴成人尿不湿工作。

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,他们横七竖八,睡成一排,梦里都在参与抢救。

也许我们这一生,都无法知晓他们的名字,他们却拼尽一切去保护我们。

病毒从不优待医生,它无情地伤害着我们的英雄。
金银潭医院的院长张定宇,此时已经身患渐冻症两年。双腿肌肉萎缩的他拖着病体一摇一晃地奔走在防疫一线,没有抱怨过一句。

然而,在他得知同样在防疫一线的妻子感染新冠病毒肺炎时,他害怕地哭了,他说:“我害怕失去她。” 

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重症病区护士长蔡利萍,从疫情开始就一直坚守在重症监护室。在抗击疫情的第8天,她丈夫因为病毒肺炎情况加重用上了呼吸机。
当她流着眼泪在视频电话里对丈夫说:“让我来陪你吧。”她的丈夫只是轻轻摇了摇头,把她留在病人们最需要的地方。 
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的医生胡晟,在接诊了许多肺部感染变白的患者之后,看到了自己双肺全白的CT。
在居家隔离治疗的十几天里,他一直都想快点回到医院:“大家都在拼命,我却在家里,这样不行啊!”
武汉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,在得知自己的好友确诊患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,顿时泣不成声。
他说:“同事倒下了,病人还要救。”

武汉普仁医院肝胆科的医生江帆,在自己感染新冠病毒肺炎之后,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老婆、母亲同时感染。

他的两个女儿虽然幸运地躲过一劫,现在每天独自隔离在家,只能偶尔用视频联系一下。
江帆说:“希望新冠肺炎过去后,武汉能回到过往的运行轨道上,外科医生们也能尽快回到手术台,大家各司其职,所有的患者都能得到救治。”
武汉市中心医院的26岁的护士小杨,是该院疼痛科第一批申请上一线的护士之一,这些天一直在发热二区工作。
2月1日的晚上,她在自己的CT上,看到自己的肺部出现了感染的“白块”,她的父亲也同样出现了肺部感染。

同事们都流下了眼泪,病毒无情,并不会因为谁是医生护士,就网开一面。
一直陪在小杨身边奋战的同事蔡毅说:
“希望能让医护人员的眼泪,化作大家对抗疫情的勇气。希望大家做好隔离,不要辜负医护人员的牺牲。”
这个春节,14亿中国人都很闷。
有人抱怨自己在家无聊,有人心急不能复工赚钱,然而我们可爱可敬的医护人员们,不顾安危奔赴一线,不眠不休和疫情战斗。
我们对爱人相看两相厌,他们却无法与爱人见一面,甚至忙到没时间回复一条消息;
我们看孩子十分不耐烦,他们却无法给孩子一个拥抱,只留下孩子原地痛哭;
我们埋怨父母唠叨固执,他们的父母却对着新闻流眼泪,整夜整夜为自己的孩子祈祷……
我们只是把自己封闭起来,医护人员却赌上自己的性命,想要换回国泰民安。
请不要再用自己的任性,增加医护人员的负担。疫情的结束,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做好防护、减少出门、隔离自己。
我们不出门,就是为一线做贡献,我们做好隔离防护,就是给医护人员最大的支持。
我相信,我们的民族,不会因为眼前的艰难自暴自弃,我们的国家,不会因为一次疫情就被打倒。
如果此刻你觉得眼前一片黑暗,请守护好自己心中的光,正如一位知乎用户所言:
我有势必穿越漫长黑夜的决心,也在积攒见到曙光与炽热光明的力量,正是因为——有如同李文亮医生这样的人擎着炬火。